钱穆:对历史应有温情与敬意!易中天:袁绍和

来源:互联网日期:2020-04-03 19:16

近来读钱穆先生的《国史大纲》,开篇序言,先生写了这么一段话:凡读本书请先具下列诸信念:一、当信任何一国之国民,尤其是自称知识在水平线以上之国民,对其本国已往历史,应该略有所知。(否则最多只算一有知识的人,不能算一有知识的国民。)二、所谓对其本国已往历史略有所知者,尤必附随一种对其本国已往历史之温情与敬意……

本人水平有限,读书不多,读先生的《国史大纲》也是半懂不懂,但是对于序言却感觉深受触动。我们为什么喜欢历史,我们为什么要学习历史?钱穆先生生于1895年,之后伴随着他成长的是国家的屈辱与历史的巨大变革。当时中国有识之士都在反思,反思国家为何会沦落到如此地步,于是有人提出这些都是我们几千年的历史捆绑了国人的思想,害得我们现在落后挨打,历史一点用处也没有。

钱穆先生并不认同这种偏激观点,所以他想做点什么,来唤醒国人。封建礼教当然要被批判,但是在社会发展的每个历史阶段,都有与之相应的制度。我们对于历史,不应该全盘否定,应该对历史存有温情与敬意,从历史当中发现有益于每个国民,整个国家继续向前发展的东西,这样国民、民族、国家才有未来和希望。

偶然想起十多年前,读中学的时候对历史比较感兴趣,所以喜欢看《百家讲坛》各位老师的讲座。想起易中天先生在《品三国》里边说了这样一句话,“如果说曹操是可爱的奸雄,那么袁绍和刘表就是漂亮的草包”。当时觉得很有意思,描述得很恰当,自己跟着哈哈大笑。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多读了几本书,人生阅历的增长,感觉这种评价有失偏颇。

历史观这个问题太大,咱们单纯来看看易中天先生说袁绍、刘表是漂亮的草包合适吗?确实,袁绍、刘表和曹操相比,可能能力上差一些,而且按照中国人最喜欢的标准“成王败寇”,袁、刘二人是失败者。但他们是“草包”吗?

袁绍诛宦官、起兵讨董卓、统一河北鹰扬河朔,是汉末三国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人物。和钱穆先生一样,同为近代史学四大家的吕思勉先生对袁绍有这样的评价:“袁绍是曹操的大敌。他不但地广兵强,在社会上声望很高,势力极大,即论其才具,在当时群雄中,亦当首屈一指”。袁绍是有能力的,也是有他的历史贡献的,这个谁也不能否认。

刘表,党人名士,雍容风雅,是老一辈的杰出人物代表。他单骑入荆州,很快稳定住荆州的局面。不管在当时还是后世许多人,都喜欢批评刘表胸无大志、自守之贼、无能为耳。但是从公元190年到公元208年曹操南下,这将近二十年的时间,荆州几乎是中原大地上的一片乐土,避难荆州的名士、百姓不知凡几。假如我们是刘表治下的普通农民,我们难道不喜欢安安静静的种地生存于乱世之中吗?

因此在我看来,易中天先生说袁绍和刘表是“漂亮的草包”,实在是有失偏颇。当然其实我对易中天先生并没有什么偏见,只是就事论事,我也很喜欢他写的书,《帝国的终结》、《帝国的惆怅》等我都感觉受益匪浅。可能易中天先生也是为了吸引观众对历史、国学的兴趣,才故意用诙谐幽默的说法,但是对历史和历史人物的起码尊重应该坚持。

我们应该知道历史知识,这个知识并不仅仅是历史资料,而应有自己的判断,也就是自己的历史观;

我们应该对自己本国的历史存有温情与敬意,这样就不会随意批判,认为自己本国的历史不过是帝王家事、封建礼教,毫无价值;

我们对历史存有温情与敬意,则不会认为自己现在站在历史的最高点,不会我们个人、民族的缺点全部归咎于古人;

当能够做到以上几点的国民越来越多,当我们能够真正认识我们自己的历史,我们的民族、国家才有继续前进的希望。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