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悠久历史文化,书法艺术,物质条件和技术

来源:互联网日期:2020-05-08 09:00

本文乃作者红霞美妆秀原创,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图片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当前,作为一种历史使命向书法家提出,或者书法家自己向社会表示时代责任时,常说“要努力创作具有时代精神的书法艺术”。但什么是书法艺术的时代精神,或什么是具有时代精神的书法艺术?似乎还很少有人认真研究它。对于许多人来说,上面的话,似乎只是一句装饰门面的套话。

在1991年第3期《书法》上,发表了黄家蕃先生《书法艺术能体现“时代精神”吗?》一文,黄先生倒很干脆痛快,他说:“所谓书法的‘时代精神' ,或者‘书法的时代感’的提法是不科学的。”人们常称道的“书法时代精神”,在他看来,总是带有极大的主观性的附会性,因而是违反科学的主观概念。为了证明他的论点,他还列举了一系列“违反科学的主观概念“的历史事例:秦篆庄重平正,论理是秦朝久治长祚征兆,可是秦朝恰恰是个“不暇自哀”便匆匆覆灭的短命王朝。

汉隶,主流风格是遒丽雍容,本应是太平祥和的象征。而东汉后期恰是一个因政治腐败引发人民造反卒致亡国的悲剧时代。黄先生还论证说:书法也不能“像文学、美术、音乐、舞蹈一样直接反映事物的形声具象”,以之来体现时代精神。按照黄先生的思路,我还可以帮他补充一些例证:无论从形式和文字内容,书法都不能“体现时代精神”。比如说:不同字体虽始创于不同时代,但只要书家愿意,有能力,任何时代创造的字体,他都可以写,不像诗盛于唐,词盛于宋,曲盛于元,小说盛于明清,字体看不出时代性,体现不出时代精神。

文字内容也不能限制书法创造,今人如果愿意,汉赋、晋文、唐诗宋词形式都可以利用。当今多少书家一句诗不会作,一句警语不会说,尽抄别人语句也无所谓,因为文词的时代性不等于书法的时代性。从一个书法家作品的形式和内容都体现不出时代精神,还怎么说“书法能体现时代精神”呢?黄先生说对了。

但是我还是要说:我不同意黄先生否定书法可以体现时代精神的观点。首先我不同意他先定模式,用先人为主的成见思考问题,事先确定什么叫“时代精神”,而后设想怎样的表现就叫“体现了时代精神”,否则就不是,从而根本上否定书法体现时代精神的可能性。我以为这方法本身是主观片面的。何谓书法的时代精神?从书法美学观点来说,应该是较普遍地出现与流行于特定时期与局部或大部地域之内的一种或数种总体风格,这些风格,通过后来人们把它与当时当地的社会经济、政治、民情风俗等所表现的历史特征(盛衰、治乱、美恶、淳陋等)现象,加以主观附会,把它想像成一种时代征兆感,这种征兆感,就是古人所说的“决治乱,兆盛衰,征美恶”。(着重点是我家的,下同)。

无怪他否认书法可以体现时代精神,因为他心目中的“书法时代精神”,只不过是后人根据前人的“一种或数种的总体风格”联系其所以产生之时的历史特征,如“盛衰、治乱、美恶、淳陋”等,“加以主观附会”,把它想像成“一种时代征兆感”。没有这种“主观附会”想象,所谓书法时代精神根本不存在。

不过,从书法美学观点来说”,人们常称“晋尚韵,唐尚法”也是不同时代书法所体现的美学精神。人们从来没有以之为哪一朝哪一代的书法征兆,只有庸俗社会学者才想到从--个时代、一个人的书法看时代的“盛衰、治乱美恶、淳陋”。谁不知道,正行书的高峰出现在偏安江左的东晋,而明代政治上的鼎盛期却不是书法艺术成就的高峰期;垂危的封建制度行将结束之时的晚清,中国书法却出现了一个可观的中兴期。就个人说,心旷神怡之时,固然出现了王羲之的《兰亭序》,而心境悲愤、凄痛之时,也出现了颜真卿的《祭侄稿》和苏东坡的《寒食帖》。怎么可以不研究存在决定意识的全部复杂性,而以简单的对应性“主观附会”时代精神的体现呢?黄先生说对了。

其次,以他种艺术体现时代精神的具体情况硬套书法的实际也是不妥的,特定的艺术有特定的创作规律,因而也有与他种艺术所不同的体现时代精神的特点,何况也非一切“文学、美术、音乐、舞蹈”都“直接反映事物的形、声具象”。以陈子昂《登幽州台歌》为例:“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既不反映“形”,也不反映“声,只反映人的思想感情,这思想感情似乎又不知何时代、何地方的人,是男是女……更有 抽象画、无标题音乐、抽象舞蹈、各种建筑装饰艺术等等,都难以言形、声具象。

按黄先生的观点,这些似乎都不能体现时代精神。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如古典音乐、现代音乐等等,其时代感是十分鲜明的,可见“时代精神”能否体现,并不决定于这种艺术是否“有直接反映事物具象的功能”。时代精神是就人文现象说的。一定时代的人,以一定时代所提供的物质条件和技术方法,为一定的物质目的或精神目的创造,它受一定时代的经济政治、文化、哲学的制约,受一定民族的社会风习和审美习惯的影响,因此它必然要体现这一时代的精神特征。

正因为它是物质性创造的体现,正因为它是一种人文现象,所以它是人们可以感受认识的客观存在,而不必依靠“主观附会”、“想像”。每个人感受和认识能力上有强弱、深浅的差别,但不能因为缺少感受认识力而否定时代精神的客观存在。第三,不经过比较,往往不能认识事物的特点,因此认识时代精神,比较法具有重要意义。而黄先生却忽视了这一点,仅仅抓住其时代流行的字体、书契手段中的一种,要求它的风格与其时代中某一时期的政治状况相对应,而不是从总体上比较不同时代的书风书况,而后研究这种书风书况特征所以产生的历史纵向和时代横向原因,从而准确深切地认识其时代特征,时代精神。

时代精神既具有历史的继承性,又有现实因素的具体性。人们应该从比较中以发展的观点认识书法的时代精神,而且也应该从历史、从现实、从事物的表面、里层、全面系统地进行考察,才能全面准确认识一个时代的书法精神,靠“主观附会”和“想像”,只不过是瞎子摸象。书法作为人文现象,是一定时代、一定人、在一 定 文化传统下和时代条件下的创造,它必然要体现一定时代、一定人、在一定传统基础上和时代要求下得以创造的特点。这本是一切艺术的规律,并具有绝对性,但是书法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存在,又有自己体现时代精神的独特方式。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